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假货秒变海淘正品:顺丰等所有快递均伪造物流信息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0-02

  据暗访视频透露,很多用户代购来的阿迪、耐克、新百伦等名牌运动鞋,都是国内山寨,来自福建莆田。

  据了解,一些快递代收点公开提供异地上线服务,甚至专门建设虚假海外物流查询网站,帮国内厂商虚构香港、美国等地发货信息,使假货摇身一变成海外代购正品。

  暗访记者亲自测试所购“假单号”,圆通某快递显示某单号显示:“美国国际公司已收件,已发出,已经发往北京的转移中心......”

  韵达某快递单号在官网也显示为国际件:“到达香港跨境仓公司 已收件,在香港离岸清关......”

  据快递业内人士透露,快递单号就像人的身份证号一样,任何一个单号它都有一个归属的快递营业网点,区域之间是一一对应的。如果国内快递网点能够搞到美国或者香港网点的单号,然后再用美国香港等网点的代码去登陆这个扫描设备,只要同时满足了这两个条件,就等于是美国香港那边的站点做了扫描操作。

  国内的买家就认为货真的是从海外发过来的......但实际上可能就是在国内的其他网点做的!”

  这一点造假者也想到了,所以他们还设立了一个海外货运查询网站,可随时查阅所谓的“实时海外运输更新信息”。

  对此,顺丰方面向新浪科技回应称,莆田假货寄递现象一直存在。从地下工厂生产、电商平台销售到黄牛充当中介揽收发运,当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黑灰产业链。

  据顺丰介绍,2015年至今,顺丰已先后6次向当地执法部门举报,政企联手打击假货集散地。同时,顺丰每年还拒绝收取莆田安福市场快件近300万单。

  但据行业人士表示,单凭企业行为很难杜绝当地伪造海淘订单的现实。以视频中显示从深圳发货的国内快递单为例,黄牛从当地接货后可以组织到异地投递。快递公司方面很难对这种行为作出识别并进行相应的打击。

  顺丰方面表示,治理假货不是某家企业可以单独完成的任务,需要全行业、全社会共同努力,社会共治才是根治假货的最佳方案。

  福建莆田曾因为大量产出仿冒名牌的运动鞋,被戏称为“假鞋之都”。虽经当地政府多次打击,但假鞋仍然屡禁不止。

  实际上,南都君在今年的1月16日也曾转载过中国青年报报道的“代购的名牌鞋可能产自福建莆田,但物流却显示国外发货”一文。

  在福建省莆田市安福电商城,假鞋、假发票、假快递、假手机卡应有尽有,并且绝对“安全”:它是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。

  1月11日23时许,与安福电商城一条马路之隔的某地下仓库路口,来此提鞋、送鞋的商家骑着摩托车,路口一时拥堵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/摄

  安福电商城内的小区,一户商家摆出了高仿鞋与提前打印好的小票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/摄

  这里被称为“鬼市”。在工商、电商平台等监管之下,“鬼市”衍生了自己的防守世界。他们伪造“防伪码”,更改物流信息,甚至建立微信群、安装监控器,预警执法人员的突袭。

  他们对假鞋质量有着“谜之自信”。家住“鬼市”附近的莆田女大学生吕申,一步步见证这里如何走红,随即投身电商海洋“卖假”。她做了3年,一双鞋赚二三十元,最多时每天能卖30双,“质量真的很好,我买一双可以穿一年”。

  所有人把这归功于莆田上世纪的国际名鞋代工产业:白天,人们在工厂热火朝天生产,对标全球顶尖制鞋技术;夜晚,他们回家“发挥余热”,制鞋“秘方”被或偷或买地传了出来。

  这些无疑都是假货,但“鬼市”里的人们回避“假”字。他们发明了自己的话语体系,“线”,造假者则叫“阿冒”。

  相对“真实”的,是各色各样的自主品牌——比如,有人在美国“NB”新百伦的基础上,加了几个数字或字母,并拿到了商标注册。在外边,有人称其为“山寨”,但在“鬼市”,它们有着微妙的名字——“擦边鞋”。

  村民程相2013年决定加入“阿冒”大军。在莆田的北部村庄,他请了5个工人,又砸下数万元,在家中装了两条小型生产流水线。尽管每条仅长十多米,日产量仍能突破千双。

  这对程相来说不是难事。他曾在鞋厂工作10年,负责鞋的成型——这是制鞋数百道工序中的最后关卡,也就是将鞋面、鞋底等“零件”组合成一双完整的鞋。如今,他只不过把原先的工作复制进家里,自己到处寻找优秀的“零件”,“正品用什么材料,我们也用什么材料”。

  在他这里,不少高仿鞋的制作成本大约是100元,转手能赚15元,“价格很透明,谁也骗不了谁”。若换做以前,鞋厂代工利润每双只有两三元。

  工艺相近而利润翻倍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都是暴富神话。“懂鞋的都知道怎么做。”当地鞋业人士带记者来到一个制鞋车间,一批批金属模具被注入原料、加热、升降,鞋底便初具雏形了,“如果是‘阿冒’,拿到鞋拆了、开板(根据图片或样品做成鞋的一个过程——记者注),鞋底是一次成型还是二次成型,热膨胀系数是多少,都能大致分析出来”。

  对于“阿冒”而言,鞋底是开板的最大成本。金属模具一般要设计6种尺寸,“因为你不可能只仿制1个码的鞋”,上面还得刻上图案,加之研制费用,全套可能二三十万元甚至更多。有的作坊索性请了长期的开板师傅,月薪1万元。

  这些曾服务于鞋厂的“散户”,不少人现今“落草为寇”,改服务于“阿冒”。风口早已离他们远去了:上世纪90年代,有人一边代工,一边每天仿20双鞋,卖个千把元,再后来,规模更大的手工作坊击垮了他们。

  越来越多熟悉此道的人们发现,务农务工不再是唯一出路,反而是低门槛、高回报的仿制生意能飞速积累财富,并兑换成名车、珠宝,还有洋楼。

  终于,一批人开始了共同作息——在“鬼市”白天休息之时,不少程相这样的“阿冒”,正收集着各种渠道斩获的鞋底、鞋面等“零件”,督促工人加紧“组装”;傍晚六七点,“鬼市”那边该来的订单都来了。

  程相像接到行军命令一般,迅速计划起各档口的送货路线。他从不觉得“阿冒”丢人,生意鼎盛时期,每仿制完一批鞋,他便在微信朋友圈高调晒图,“这有什么,莆田好多人都在做”。

  在申通快递摊位,记者1月12日凌晨1时许发了一份快件。申通官网显示,当天3时57分,“上海保税港区-业务3部6”收到了此件。两三小时,莆田运到相隔八九百公里的上海发货,这几乎不可能。

  56号摊位的服务员甚至承诺可以“秒变”从美国发货。她用的是“SGR国际速运”。该公司网站称其总部位于美国,但检索发现,这份简介系照抄另一家快递公司的,倒数第二段连原名都忘了修改。贴上SGR英文快递单,加上首单36元的价格,货物分量就瞬间变成“海归”。

  在这个铁皮隔出的快递摊上,二三十个鞋盒大小的纸箱都贴着美国发货的SGR标签。服务员不避讳这是假装寄到中国的把戏,坐在电脑前,她输入了一个已签收的单号,“看,洛杉矶收件,清关,寄到上海,再转了顺丰”,“一个晚上能有几百单”。

  一些知道真相的买家似乎“一个愿打、一个愿挨”。在56号摊位,贴有SGR“洛杉矶-上海”标签且顺丰单号为92744117****的快递即将寄往广东,寄件人是用中国手机号的“baby”。此时,1月11日晚上11时。过了20个小时,快件在上海青浦香花桥营业点装车了。

  按照快递信息,记者微信联系了收件人胡女士,  118护民图库彩图这些都是costco必须面对的,询问是否需要维权。她并未回复,随后的电话沟通中,她只说着一句话:“不需要,谢谢。”

  事实上,莆田工商部门对“鬼市”假货的打击从未停止。他们约谈商家,夜间巡查,2013年曾3个月巡查36次,罚款38万多元。他们也试图寻找假货源头,提出将专项行动“扩大到农村、城乡接合部等地区”,“加强日常排查”,并严肃查处一批违法案件。

  莆田对安福电商城满怀希望,2015年,当地宣布力求3年内让此处年网络销售额突破1000亿元。

  然而,监控器成了造假售假者打探情报的耳目,它们装在了作坊和电商卖家门口。安福电商城的一名卖家直言这是“防工商局的”,“(看到)他们来敲门,我门不开,灯一关”。

  为了防止突击检查,程相还坚守着一项“大家都这么做”的法则:货完工之后,马上转移到别处仓库,绝不留在作坊。

  仓库也明白如何“相互取暖”,在与“鬼市”一条马路之隔的地下仓库,一名出租仓库的男子毫不掩饰:“这么多人都做(高仿鞋),有工商来的时候,群里都会通知”。

  在程相眼里,“抓鬼”有时也沦为个别执法人员的寻租生意。他的作坊偶有执法人员上门,也不查封,只说随便坐坐。“谁没事会来你家坐坐?我懂什么意思。”程相是个“识相”的人,他送上“好处”,后来,一些熟了的执法人员也会建议仿哪种鞋好卖。

  程相苦于身在“鬼市”,他和中间商相互提防着。有时送货,中间商不让他上楼,“怕我们知道他在哪个房间,不然欠钱了,我们就会上门”,“这事儿也没法到法院打官司”。

  电商平台也在夹击着售假者。2015年8月起,阿里巴巴一年内撤下了3.8亿个产品页面,关闭18万间淘宝店,以及675家生产、存储或销售假货的运营机构;与此同时,腾讯封停了超过1.1万例涉嫌售假的个人账户,鞋类为品牌维权的热门品类。

  吕申的亲友纷纷中招,她的弟弟开了一家高仿鞋网店,还没接单,店就被封了;她的舅舅忙于借身份证注册淘宝,另一些人则索性直接买了经营良好的账号。她深知这存在风险,因为身份证持有者可能未来某天会去申诉“被盗号”,说店是他们的。

  当地鞋业人士慢慢发现局面不妙:全国鞋类电商越来越多,竞争加剧;同时,有得制鞋原材料,一年左右已从每吨1万元涨到两万元,利润越来越薄。

  吕申最终不再卖鞋,她抛弃了“鬼市”。程相也感觉寒冬已到——他的订单愈发少得可怜,有时一天只有一两双。半年前,他转行跑运输,从“鬼市”出局。

  但永远有人希望涌入这座“围城”。一名6年前“金盆洗手”的“阿冒”向记者坦承:一度,他响应政府号召,做自主品牌,但同一条生产线做出来的鞋,挂名牌能卖500元,挂他的牌只卖150元,还卖不出去。

  坐在茶桌前的他一脸绝望,思来想去,他递过手机,屏幕上是红色的某款名牌鞋。这个已损失数十万元的商人说,他花了20万元,最近又找人去“开板”了。

  @姑娘就应该萌萌哒:姐姐住在日本,告诉我日本发ems回中国首重90元起,所以那些直接从日本寄过来的别太天真了。

  @宿州王凯:那些整天一个劲在发朋友圈秀自己海淘物流跟踪记录的微商娘们们,看看吧自己打自己脸吧。

  @我科我科是我科:我买的是真货,我买的是真货,我买的是真货。默念三遍假货变正品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gpssn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